| 网站首页 | 数学 | 名师 | 奥数 | 下载 | 素材 | 交流 | 智力 | 专业 | 设计 | 中学 | 数学博览 | 
您现在的位置: 小学数学专业网 >> 名师 >> 刘永宽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刘永宽——数学课的“起承转合”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3-8
查找本文相关资源   相关书籍

个人档案:  

刘永宽,19638月出生,宁海县实验小学教育集团总校长,省特级教师,华东六省一市小学数学教学评比一等奖和全国小学数学教学评比一等奖获得者;浙江省教育学会小学数学分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浙江省教育学院教师教育研究所兼职研究员,小学数学骨干教师国家级培训班主讲教师;曾获浙江省优秀教育工作者、全国模范教师等荣誉称号;多次在省内外作课堂教学展示和专题报告,经典课例有“分数的意义”、“面积的认识”、“长方形和正方形的周长”等。  

   

【访谈者,以下简称“访”】听说你对上课有个概括:起、承、转、合,你知不知道,这可是做八股文的标准套路啊,不怕人家攻击你吗?  

【刘永宽,以下简称“刘”】不怕的,不怕的,这个不是八股文,是在讲教学。那是我在上完一次公开课,叫做“烙饼的策略”之后进行反思的时候讲到的。  

【访】其实“八股也有好文章”,讲课的确会有些很规律的东西,那就把你的“起、承、转、合”给我们讲讲吧。  

【刘】这四个字呢,其实说的就是课应该如何安排。说得好听一点,叫课堂教学设计,通俗一点,就是备课。写文章的人,写小说啊,总会用到这四个字。拍电视剧的人,他也会想到这四个字。我在备课的时候也一直想着这四件事。  

所谓“起”,就是大家一直在做的,新课导入。专门有书的,这个导入法、那个导入法,好多的。我认为一节课,好坏不说,什么导入法都可以,但有一条,一开始你就要把学生紧紧抓住。我们看电视剧也一样,如果一开始就能把你吸引住,那么你就要看下去的。如果开始很平淡,学生还在下课做游戏的情境当中,那你这个数学课怎么开展得起来?其他课我不管,数学课一开始这个“起”很要紧。有两个原则,一是必须要吸引学生,二是与整个课要能够连贯起来。如果坚持这两个原则,“起”就一定能够做得很好。比如我上的“烙饼的策略”那堂课,我是从宁海徐霞客入手的,你不从这点入手,从其他地方入手也是可以的。但是无论从哪里入手,你必须要紧紧吸引住学生。  

还说那个我上过的“周长”课,三年级的学生,讲周长的概念。对这个“起”,我也是动了很多脑子的。周长的概念现在拓展了,不像以前老版的教材那么固定。我开始拿出来的,是一个长方形,一个正方形,一个三角形,一个圆,学生都知道的。我说:“ 刘 老师带来这些平面图形,大家都知道吧?认识的你就说出来。”一些教师总是不喜欢学生说的,我就是要让学生说出来。学生就说,长方形、正方形、三角形、圆。结果我又拿出来一个月牙形,学生很快被我吸引住了,因为他们以前接触的都是规范的,规则的图形。出现了一个月牙形,他们感到很突然,他们不会想别的,他们一定会被这个问题吸引住。  

【访】对,我看过那节课的录像,你一开始讲到徐霞客,好多孩子其实是不知道的,所以非常感兴趣,一下子就被吸引了。  

【刘】那节课是在杭州上的,考虑到这批学生可能没有到过宁海,大部分学生肯定也不知道徐霞客,所以有的东西稍微给他说说没关系的。为什么叫“霞客饼”呢?(是因为)宁海人都这么叫的,而且饼也不是这么大,要比这个大(用手作比画状)。饼是真的有的哦,不是没有。这些学生不知道的事情,你讲讲,学生一定会被你吸引过来。我想这个是做教师最要紧的基本功。特别是年轻的教师要注意这个“起”,现在专家也讲了,备课要“框架式”,要“双线”的等等,理论上很多,但是有一条,你不能有很多的痕迹在里面,你要很自然地下来。这个就是“起”。  

【访】那么“承”呢,也有说法的吧?  

【刘】“起”之后就是“承”。教学不能老是在“起”这个地方, 40分钟时间你“起”了20分钟,就“起”过头了,那是不对的。要很快地接下去,这就是“承”。你要很快地转移到你的教学内容上。比如在“烙饼的策略”那节课里面,我虽然前面废话也蛮多,介绍了一通宁海,但是也不会很长时间。而且,也不要老是把学生的注意力停留在生活问题上,我要讲的课是研究烙饼的问题,有一定的规范性,这个是作为数学教师必须做到的。现在不是有人争论什么“数学问题生活化”,“生活问题数学化”,等等吗,不要管它,如果你要写论文你可以去管管它,如果不写论文,真的不要去管它。你就想,这是个生活的问题,现在是数学课,我必须要有数学的思想,数学的内容。像“统筹”是一种数学思想,“找规律”是一种数学方法,你不能老是把徐霞客的事情,从头到尾讲一节课,如果这样,这节课就完了。我上“周长”这课也是,转入很快,如果不很快转到“周长”这件事上,老是喜欢不喜欢啊什么的,那就麻烦了。  

【访】现在的确有很多争论啊,该不该生活化啊?怎么生活化啊?阿宽老师的解释很有特色。  

【刘】第三个呢,就是“转”,一节课里面,“转”是最要紧的,我把它理解为矛盾激化。一节数学课里面,知识大家都会的,但是如果没有思维含量,那么这个数学课教师是起不了什么作用的,学生也没兴趣的。你不要看他们只是小孩子,小孩子喜欢动脑子的,难的事情他们能想出来,也喜欢想。还是举“烙饼的策略”那堂课,我有很多地方是想体现“转”的。你不要认为发言的学生有时候不太多就不好。因为有的时候的确不太多,有的时候,最好发言的一个都没有,因为不是教师的每一个问题都要有很多小朋友知道的。正因为是问题,是教师提高了难度的,或者说是统领整节课的,或者说是关键性的,总之,在这种情况下,是不可能整班学生都知道的。  

我到后来才了解到我在上课时其实也感觉到,这班学生这个内容是上过的。我开始没注意,后来在讲生活的时候,有学生讲到了第二节课的内容,那么我想肯定是上过了。但是,我提的很多问题,就有很多孩子不清楚,不知道,他就要思考。所以这个矛盾的激化,是数学课最要紧的,思维含量要高。  

再举个例子,就是“周长”那节课,我一共有8个平面图形,长方形、正方形、三解形、圆、月牙形、台阶形、五角星形、不规则图形。那么我要激化矛盾,8个图形里面学生喜欢最多的是五角星形,最不喜欢的是长方形和正方形。但是这节课的内容是长方形和正方形的周长,所以我问了一下为什么,学生说他们都知道的。那么好,不喜欢就不喜欢嘛,这个时候如果我把长方形拿出来让学生去说周长,去研究的话,孩子们兴趣没有的。但是我要激化矛盾,所以我先拿出来的是圆。  

【访】为什么先拿“圆”呢?  

【刘】这个我是动过脑子的,圆是要激化学生的思维的,要碰撞的。因为他以前接触的都是直线图形,他以前一直感觉到,解决周长问题都是用尺子量的,但是圆是曲线图形。以前有人讲“预设”啊、“生成”啊,“预设”什么东西,是教师考虑出来的,“生成”什么东西,是学生引发出来的。至于什么动态生成啊,非动态生成啊,你不要管。我当时就这么想的,我的大前提就是,你用什么办法可以知道这些平面图形的周长,想办法?我考虑学生会有几种可能,这就是教师的预设,或者说是教师要考虑的事情。你拿出一个圆片来,我想学生第一句话会说,用尺量,很正常的,以前都是用尺子量的。那么当学生说用尺子量的时候,你这个老师怎么办?如果你不预设的话,这个地方是要卡住的。我的办法是,拿一根米尺,让一个学生来量。你不能说他不对,也不能说他对,我拿一根尺子让他量给大家看。结果孩子拿去一根尺子一个圆片,他量不出来啊。学生也会大笑。量不出来怎么办?学生会想到,用软的尺子,米尺太硬啦。我又想啦,如果学生要用软的尺子怎么办?我真的拿一根软的尺子让他量?那就完啦。软的尺子肯定可以量,但是老师没有带来。大家都知道,妈妈做衣服的尺子,爸爸的卷尺,体育老师的皮尺,都是可以量的。我就说,老师没带怎么办?学生会想到用绳子来代替。那我就拿一根绳子来围围,绳子老师是带来了的。到这里我想这个矛盾激化得还不够,加上尺子没带,绳子也没有带,只有那么一个圆片,只有那个一个直尺,你有什么办法?学生会想到,拿一根米尺,圆片不动,一点一点量。但是学生很快会知道,动尺子干什么呀,动圆片好啦,用滚动圆片的办法,等等。这些东西都是要靠教师预设的。在这个过程当中,学生的思维被激活了,认知总目突也随即产生了。  

【访】这种矛盾的激化,在“烙饼的策略”那堂课是怎么体现的呢?  

【刘】在那节课里面,我也有这么几个环节的。比方说,烙两个饼的时候,问题是不大的。烙三个饼,有的人知道,有的人不知道。我的问题有两个:一是有几种可能?二是时间各是多少?你去操作一下看看。我也会考虑,有些孩子早就知道的,那就不要操作了,有些孩子不知道,你操作操作,操作是为学生思维服务的,并不是四年级学生一定都要操作的。再比方说,到烙第891011个饼的时候,有什么规律等等,这些都是要激活学生思维的。我认为,一节课里面最要紧的就是这个“转”,如果说开始的“起”是矛盾的起因的话,那么这个“转”就是矛盾的冲突。  

【访】可是一节课光有冲突还不行啊,最后还要想办法解决矛盾啊。  

【刘】所以啊,我说最后一个是“合”,我自己理解“合”的意思就是:你这一节课到底要干什么?你要把这节课圆满地完成。比如“烙饼的策略”这节课,我的定位就是,规律找出来,就差不多了。如果一定要让学生讲,3个怎么办,4个怎么办,那就太复杂啦!大人也研究不清楚,倒不如就算了。研究完两个,课本上的要求就已经达到了。生活当中这种东西真的很少见,包括教材当中的练习题,讲的是餐厅里面来了三位顾客,假设各点几个菜,每个菜做的时间都相等,这个习题要完完整整地做吗?这几年我就感觉到,可以不让学生做。这个实际生活的意义不太多,作为一个例题是可以的,但是一定要学生把这件事情和烙饼对起来,就有点牵强。所以,把这件事情圆满解决就可以了。同样的道理,在“周长”这节课里面,我的落脚点是正方形、正方形的周长,如果这节课不落在这里的话,那么肯定是错误的。  

   

访谈手记:  

阿宽有个特点:谈到自己的经验时,每逢需要提炼、需要概括的,总有这样一些口头语:“讲句大话”“说得好听些”等等,换句话说,凡通常大家会说“根据某某理论……”、“根据某某国家的某著名学者提出的……”之处,阿宽必定以“说句大话”“说得好听些”来代替。但是在这句话之后,他用来说明这些“大话”的各种鲜活事例,以及所演绎出来的理论观点,却是那么的贴切和准确。  

事实上,阿宽所关注和思考的许多问题,恰恰是教学理论中的可圈可点之处。比如,针对“分数的意义”,他所设计的整个教学过程都是围绕着“概念的形成”来展开的,虽然他没有用“概念的形成”或者“概念的建议”这样学院派的说法;再比如,他进行的分层教学的实验,正是“差异教学”、“个性发展”、“教育公平”这一系列教学理论的永恒话题。阿宽的思考,尤其是他多年来默默地、辛苦的实验,以及实验的结果,为我们提供了一份实在、具体的论证,这种论证,比起当下的许多理论阐释或伦理思辨都来得深刻、有力。这不禁让囤于象牙塔中的人们不得不反思和质疑理论学习的单一模式,在当前现实生活中理论的“灰色”和实践的“常青”的强烈对比之下,阿宽的“讲句大话”“说得好听些”其实可以引发我们很多的思考。  

事实上,不爱“讲大话”的阿宽,说起小学数学教学的事情来还是非常“好听”的,而且是真的“好听”,相信我们的一线教师是会认同的。  

   

编后语:  

      

     20071120 ,“2007中国杭州名师名校长论坛·名师风采浙江省小学数学骨干教师高访学者成长轨迹研讨会”在杭州举行。会上,以浙江省五位高访学者刘永宽、林良富、俞正强、金莹、邱向理为个案的《名师名校长访谈录丛书》正式出版发行。该丛书较为全面地反映和挖掘了以上几位名教师丰富的教育教学和管理经验,并加以系统的理论提升和凝炼,对于广大中小学教师具有较为普遍的学习和借鉴意义。本文节选自刘永宽的《阿宽从教记》,有删改。

文章录入:管理员    责任编辑:管理员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没有相关文章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